因党而生 为党而战 向党而强
    2017-08-21 13:22:34   来源:求是 作者:秦天   评论:0 点击:

    因党而生 为党而战 向党而强——人民军队永远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导读:我们坚信,历史会再一次证明,我军将永远传承因党而生的

    因党而生 为党而战 向党而强

    ——人民军队永远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

        导读:我们坚信,历史会再一次证明,我军将永远传承“因党而生”的基因,高举“为党而战”的旗帜,坚定“向党而强”的方向,人民军队始终是、必须是、也永远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

        今年,是我军建军九十周年的重大历史节点。同时,也是我军在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以极大的政治决心革弊鼎新促进本色回归,以极大的战略勇气改革强军推进体系重塑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它标志着,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这支具有九十年光荣历史的人民军队,已经由内而外地完成了一次凤凰涅槃式的浴火重生。它必将以崭新的姿态,昂首阔步迈向自己的百年华诞、迈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回顾人民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历史进程,值得梳理总结的成功经验和致胜之道如满目珠玑不胜枚举,但其中最重要也最核心的,就是能否在任何历史背景和现实条件下,都始终坚持并牢牢把握“人民军队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这一根本性质。因为它不仅是这支军队的立军之本,也是这支军队的力量源泉和优势所在。同时,在新的历史时期,它更是这支军队不忘初心、永不变质,推动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始终成为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钢铁长城的根本保证。

        一、因党而生,是人民军队的立军之本

        党的历史就是人民军队的历史,了解党的历史才能理解人民军队的历史。

        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这是一个开天辟地的大事变。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那时虽然已经确立了相对完整的党的奋斗目标、行动纲领和具体任务,但对于如何实现它却没有形成清晰、完整、一致的政治共识和行动路线。

        远大的政治理想缺乏强有力的实现手段支撑,在严酷的斗争环境中必然遭到挫折。仅仅用“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政党,面对用“枪炮”武装起来的反动派,其结果只能是无谓的流血和牺牲。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屠刀,深刻地教育了中国共产党人:不建立人民军队,不走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道路,就不可能实现党的崇高理想,完成改变中国命运的伟大历史任务。正是基于此,中国共产党人终于在建党6周年后发动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于血泊中开启了艰苦卓绝的伟大建军工程,并从此走上用武装革命反对武装反革命的正确道路。历史昭示,人民军队从诞生那天起,就烙印着因党而生的“胎记”,就是为实现党的政治使命而来,它从来就不是一支仅仅为军事目的而建立的军队,而是一个以军事斗争的方式服务于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这一根本特点决定了,这支军队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始终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

        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如何将一支刚刚由旧军队和农民为主组成的武装,改造成为一支新型人民军队,如何将党的意志灌注于这支武装,解决好政治与军事的正确关系,实现政治属性与军事属性的有机统一,成为摆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一个艰巨而紧迫的任务。在这一关键探索过程中,毛泽东同志为此作出了最卓越的历史贡献。三湾改编时,他创造性地提出“支部建在连上”的政治制度,使党的领导根植于部队基层组织,形成了领导军队的坚强政治“堡垒”;古田会议上,他又提出了“思想上建党、政治上建军”的根本原则,指明了军队建设的根本方向,从理论上回答了为什么建立军队、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如何才能建立这样一支军队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从而使这支因党而生的军队,从此具有了强固的军魂。

        追根溯源,人民军队创建以来,最大的特点就是自身的政治性。军事属性永远从属于政治属性,军事目的永远服从于政治目的,军事战略永远服务于政治方略。无论在什么时代条件下,执行党的政治任务、完成党的政治目标,不仅是这支军队的崇高使命,同时,只有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才能从根本上保证人民军队的性质本色,使其永远成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任何时候,理论上不搞清这一点,就不能清醒认识把握这支军队的本质;实践中不坚决彻底贯彻这一点,就必然导致军队建设方向的偏差。

        二、忠实执行党的政治任务,是人民军队的胜利基础和力量源泉

        从1927年建军到1949年建国,从战胜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派到打败武装到牙齿的世界头号强敌美帝国主义,短短20多年的时间里,人民军队在党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能够克服千难万险、百炼成钢,能够经历最极端的考验、挑战并最后战而胜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支军队始终为党而战,以马克思主义真理为旗帜,以党的理想为方向,以人民的利益为根本,以献身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己任。这样一支忠实执行着党政治任务的军队,注定无敌于天下。

        应该看到,党的政治任务,是党根本奋斗目标指引下的总体任务、阶段任务和具体任务的有机统一。在不同历史阶段,党的政治任务有着鲜明的具体指向。如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党的基本政治任务是实现党的最低纲领,即: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进行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而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任务?这是一种翻天覆地的任务,是使国家彻底摆脱积贫积弱、任人宰割命运,使中华民族彻底摆脱受奴役、受压迫、受剥削命运的伟大历史任务。正因为如此,作为以军事斗争的方式忠实执行这种政治任务的人民军队,自然也就从根本上坚定地站在了人民的一边、正义的一边、光明的一边,因而无论面临多么严峻的考验,最终也都必然站在胜利的一边。历史地看,一部人民军队的成长壮大史,就是一部以党的宗旨为宗旨、以党的目标为目标,来自人民、依靠人民、为了人民,在人民群众真心支持拥护下获取不竭力量,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历史。

        从内部优势看,在这支新型的人民军队里,革命理想成为全体官兵的共同追求,极大地凝聚了全军意志,形成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同时,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政治觉悟,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的内外关系,党员带头、干部模范的凝聚力量等等这些特色品质,像春风化雨一样,深刻影响和改造着所有官兵的内心世界,使他们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坚定意志和战斗激情。毛泽东在回忆井冈山斗争时曾说,我们为什么能够成为一支新型人民军队呢?就是因为我们在改造旧世界的过程中,也改造了我们自己,要走一条别人没走过的路。一名红军战士曾在写给家人的信中说:“我们不仅懂得怎样打仗,特别懂得为什么要打仗。我们的生命已经贡献于革命了,我们一点汗,一滴血,都是为工农而流。”毫无疑问,一支由具备如此觉悟的士兵组成的军队,其战斗力是其他军队所无法比拟的。

        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曾这样描述他眼中的红军,“中国依然有很多滑稽戏式的军队,但近年来,已经出现了一种新型中国战士,他们不久就会取代那些旧式的战士”,“我对美、英、法、日、意、德的军队都比较熟悉,红军的优越性在于,它往往是战斗中相信自己是为一定目的而作战的唯一一方”。美国著名记者索尔兹伯里在《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中也感悟到,理想、智慧、毅力、纪律、政策等也会转化为战斗力,一个有理想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以执行党崇高政治任务为己任、由内而外地完成了精神升华的人民军队,正是通过这种政治优势,把人的主观能动性从个体到整体、从精神到物质、从局部到全局地发挥到了极致,从而在战争实践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靠一般常识与逻辑无法理解的奇迹。

        从外部优势看,人民军队为党而战,从根本上说,就是为人民的利益、为中华民族的利益而战。因而,必然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人民军队与人民群众政治上的鱼水关系,使这支军队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情况下,都能够持续获取强大的动力。这一根本政治优势,也是世界上其他任何仅仅以执行军事任务为目的的军队所无法比拟的。毛泽东同志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就曾深刻指出:“什么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历史表明,无论是在中国革命战争历程的哪一个阶段,人民群众都是我军最强大的后备军团,她对人民子弟兵的爱护和支持也成为了这支军队最强大的力量依靠。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送他上战场”,当年流传在沂蒙老区的这首歌谣,不仅是军民关系最生动的诠释,也是人民战争伟力和致胜密码最生动的解读。陈毅元帅曾形象而深刻地指出:“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推车推出来的。”事实上,整个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也都是人民群众与自己的子弟兵共同推动历史车轮所取得的。

        历史雄辩地证明,忠实执行党的政治任务,不仅是人民军队的崇高历史使命,同时,为党的事业而战,更是这支军队获取不竭力量源泉和不断走向胜利的根本原因。一方面,为实现党的政治任务而战斗,始终是我军最大的政治优势,而这种政治优势,又通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制度形式有效地转化成了强大的战斗力优势,进而不断影响和改变着敌我力量的对比,最终转化成了战场上的胜势。另一方面,党的政治任务所体现的真理性、进步性、光明性和人民性,又使这支军队始终挺立在政治、道义的制高点上,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将历史的潮流汇聚成强大的政治和军事能量,从而使人民军队的胜利成为必然。纵观整个中国革命战争的历史,一切重大军事胜利的背后,发挥主导作用的都是政治因素;一切战争奇迹的背后,发挥关键影响的都是政治优势,因而我军一切战场上的胜利,最终都可以、也应该将其视为政治上的胜利。

        三、强“根”铸“魂”,是人民军队永不变质的根本保证

        习主席强调,“我军作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必须把听党指挥作为军队建设的首要”,“我军是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这是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也是我军克服千难万险、战胜敌人的法宝”,“只有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才能从根本上保证人民军队的性质”。这些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新形势下强“根”铸“魂”,始终保持人民军队根本性质的极端重要性。

        必须看到,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与保持人民军队根本性质,是途径与目的的辩证统一。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目的,始终是也只能是使人民军队永远成为忠实执行党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离开了这个根本目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就成为了一句空话;同理,离开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根本保证,保持人民军队性质宗旨和政治本色的要求也就无从落实。建军90年的历史,从正反两个方面一再证明,固强忠实执行党的政治任务这个“根”,与铸牢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魂”,始终是加强人民军队建设的核心要求和最高原则。同样,历史上一些错误路线和政治异己势力对军队建设产生的干扰和破坏,也都集中体现在这两个根本方面。

        长征时期,张国焘拥兵自重,公然分裂党、分裂红军,对党的事业造成了极大政治危害。其严重错误的实质,在于将所属红军力量视为个人与党讨价还价的筹码,视为实现自己野心而不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张国焘对于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胜利中的决定作用,是忽视的。他把军权看做高于党权。他的军队,是中央所不能调动的。他甚至走到以军队来威逼党中央,依靠军队的力量,要求改组中央。”因此,这场尖锐斗争,看似是“向南”还是“向北”的战略之争、政略之争,但实则是党与军队关系的政治原则之争,是如何看待军队根本性质的政治立场之争。在总结这场斗争经验教训时,毛泽东进一步严肃指出,“共产党员不争个人的兵权(决不能争,再也不学张国焘),但要争党的兵权,要争人民的兵权”,“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绝不允许枪指挥党”。

        这是我军建军以来,围绕党与军队关系和军队根本性质,在全党展开的第一次严肃激烈的政治斗争。历史证明,这不仅是事关当时党和红军前途命运的斗争,也是事关整个中国革命前途命运乃至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斗争。至此之后,党指挥枪而绝不允许枪指挥党的根本原则,得到了更加彻底的确立和更加广泛的认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制度形式,也得到了更加严肃、坚定的执行。历史证明,正是这一核心问题的解决,对以武装斗争为主要方式的中国革命进程,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人民军队建设发展的理论和实践,也从初创期进入了发展期、成熟期。中国革命,由此出现了崭新的面貌。

        新中国成立后,党的中心任务,由革命战争转向了和平建设和经济发展。而以军事斗争和军事斗争准备的方式,实现党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任务,维护中华民族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依然是人民军队不可更改的历史使命。邓小平同志曾说,“军队不要打自己的旗帜”,“军队始终要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长期和平环境浸润和侵蚀下,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等全新外部条件的考验下,我们这样一支靠强大的政治优势赢得战争胜利的军队,是否依然能够保持和发扬自己的政治优势,是否始终能够经得起任何风浪的考验,永远成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捍卫党的政治目标、践行党的政治理想的武装集团,业已成为一个现实而紧迫的时代课题,严肃且严峻地摆在我们面前。

        当前,境内外各种敌对势力千方百计想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这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们妄图对我军拔根去魂,争夺的焦点也在这里。郭徐案件,就是这种“争夺”的集中体现。表面上看,我与郭徐之间是贪腐和反腐的斗争,而实际上是一场拔根与强根、去魂与铸魂的严肃政治斗争,也可以说是我军历史上涉及军队前途命运的又一次重大斗争。

        郭徐从思想异变到政治异变,从经济腐败到政治腐败,其所作所为极大腐蚀了我军的政治本色,极大败坏了我军的政治生态,对党和军队建设造成的全局性危害,比历史上任何一次错误路线都更加严重。郭伯雄、徐才厚的贪腐问题骇人听闻,但这还不是他们问题的要害,要害是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首先,它以“源头破坏”的方式,虚化军委主席负责制,对党对军队绝对领导造成了“一百减一等于零”的严重后果;其次,它以“源头污染”的方式,毒化恶化了军队风气,使军队政治生态受到全方位的长远影响;第三,它以“源头质变”的方式,自上而下形成以腐败为纽带的利益集团和贪腐链条,从组织上产生“恶性细胞”复制效应,逐渐改变人民军队的政治基因。如果不是党中央、习主席以极大的政治决心彻查这一案件,铲除这一政治毒瘤,并在全军开展彻底肃清其流毒影响的行动,其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案件表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围绕“根”与“魂”的斗争,与战争年代相比,不仅更加尖锐、更加复杂、更加激烈,同时,正呈现出几个需要高度重视和警惕的趋势:一是斗争的焦点,已从过去主要集中在部队基层的“非党化”不良倾向,向当前和今后主要集中在“关键少数”中的“政治异化”现象转移;二是斗争的对象,已从政治上分庭抗礼的反党集团,向权益上暗中勾联的利益集团转移;三是斗争的表现形式,已从公开脱离党的领导,闹分裂、闹独立、向党要权,向盗用党的名义破坏党的领导,大搞伪忠诚、篡权擅权转移。正是由于以上这些特点,一方面,新形势下一些政治异己势力对人民军队政治本质的损害和侵蚀,欺骗性、隐蔽性更大,破坏性、颠覆性更强。另一方面,新形势下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须重视突出根本、抓住重点,不能泛泛而言、不能平均用力。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永葆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确保人民军队永远忠实执行党的政治任务,关键之关键,在于始终聚焦于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要害之要害,在于始终聚焦于“关键少数”的政治信仰、政治立场、政治能力。

        习主席深刻指出,“我军是拿枪杆子的,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军队之所以是我们的支柱,在于军队能够始终服从于党的政治任务、听党的绝对指挥”。在新的历史时期,党的根本政治任务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一伟大目标,引领着时代潮流,承载着民族期盼,体现着党的理想、信念、宗旨,展示着无比辉煌的光辉前景。人民军队作为忠实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必须坚持以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为引领,把强“根”铸“魂”的政治要求摆在军队建设的首位。面对特殊的时代背景、特殊的现实条件、特殊的政治要求,尤其要突出高级领导干部这个关键群体,特别要着力强化“四个意识”、坚定“三个维护”,使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始终具有鲜明的指向、立起严肃的标准、得到坚决地落实。

        武警部队,诞生于人民军队的摇篮,传承着红军的血脉,不仅是国家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是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的中坚力量。在新的历史时期,必须始终以习主席提出的“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现代化武装警察部队”的目标任务为根本指向,把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作为部队建设的根本要求,加强党对武警部队绝对领导,在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中打头阵、在执行党的政治任务中做标兵,忠实履行捍卫党的执政地位和执政基础,捍卫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政权,捍卫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法制尊严,捍卫国家权益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特殊政治使命。

        我们坚信,历史会再一次证明,我军将永远传承“因党而生”的基因,高举“为党而战”的旗帜,坚定“向党而强”的方向,人民军队始终是、必须是、也永远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全国宣传思想文化战线四年来:汇聚立心铸魂的思想伟力
    下一篇:依靠群众绝不是美丽动听的政治口号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ICP信息:京ICP备10052034号-2
    Copyright © 1998 - 2013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