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关注政府与市场 聚焦政府不作为
    2014-05-13 07:36:23   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在市场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政府职责缺失、监管不到位的现象时有发生。今日本版刊登的两篇调查和两篇来信,从几个侧面反映了政府监

    编者按:在市场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政府职责缺失、监管不到位的现象时有发生。今日本版刊登的两篇“调查”和两篇“来信”,从几个侧面反映了政府监管职责有待进一步落到实处。只有消除了监管“死角”,破解“最后一公里”难题,才能凸显政府的执行力,从而有效提升公信力。

    “限塑令”实施六年仍有“死角”(调查·关注政府与市场之七·聚焦政府不作为(上))

    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下称“限塑令”),于2008年6月1日正式实施。

    虽然“限塑令”的颁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于使用塑料袋的观念,但是塑料袋的使用依旧十分频繁。在一些正规超市和购物中心,人们在购物时会按照“限塑令”要求购买塑料袋来使用,但是在一些早市或者不太正规的小店,“限塑令”却没有什么效用,成为“死角”。

    免费塑料袋仍受青睐

    5月7日早上7点,笔者在位于北京丰台区方庄东路附近的早市看到,商贩们都是无偿给顾客提供塑料袋。在一些顾客流量较大的摊位,摊主会在摊位上系一条绳,在绳上挂上几叠塑料袋,顾客来了就扯下来几个装东西,收市时这些塑料袋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摊主说,塑料袋都是在批发市场买的,5块钱能买200个左右。

    对于“限塑令”中有偿使用塑料袋的规定,摊主们不是不知道。在早市中间过道的墙上,贴着“限塑令”的通知,一个水果摊摊主就在这张通知下张罗着。“我也知道,按规定不能免费提供塑料袋,但是这些来买菜的人一般都是买一斤左右,价格贵的四五块钱一斤,便宜的几毛钱一斤,如果为了这几毛钱的菜还收人家一毛钱的塑料袋费用,自己不好意思,别人可能就不买了,生意不好做下去,”商贩马先生说,“如果城管说不收塑料袋的钱就罚款,那我还是得收那一毛钱。”

    除了商家主动提供塑料袋,有些顾客还会索要塑料袋。几乎天天去菜市场买菜的杨女士说,一般出来买菜的时候都会跟摊主多要几个,除了装东西外,主要拿回家装垃圾。

    超薄塑料袋没有人管

    “限塑令”明确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因为生产这种塑料袋的厂家大多数是小作坊,没有卫生保障,而且厂家为了增强超薄塑料袋的承重能力,会在生产过程中添加对人体有害的增塑剂。然而,这类塑料袋在一些街边小店仍然很常见。

    笔者在北京西单、潘家园、方庄周围的街边早餐店和小卖部发现,店主通常使用一种白色塑料袋为顾客外带早餐或者打包物品。这种白色塑料袋“薄如蝉翼”,一捅就破,没有任何合格标识信息,也没有说明是否可以装食品。这种塑料袋正是“限塑令”中明文禁止使用的超薄塑料袋。在广渠门外大街的一家杂货店,笔者了解到,在批发市场这种超薄塑料袋的价格大概是2块钱100个,比早市摊贩使用的塑料袋价格更低,质量自然也更差。“这种塑料袋就是装着东西到家后,拿出东西就扔了,要那么结实干吗?”店主说。

    住在潘家园古玩市场附近的郭先生说,他家楼下附近的小卖部也是使用这种超薄塑料袋,也没见有人来管这事。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环境越来越重视。“限塑令”的出台,旨在提醒人们有节制地使用塑料袋,保护环境。在“限塑令”颁布之初,人们普遍叫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限塑令”在一些地方的效果似乎在减弱。虽然这里面也有老百姓的责任,但市场的规范、制度的维护,更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切实负起责任。如何保证“限塑令”真正落到实处,不留“死角”,需要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北京 蒋俊群


    早市管理还差“最后一公里”(调查·关注政府与市场之七·聚焦政府不作为(上))

    早市,和城市居民生活密切相关,承载着供应生活物资的重要职能,直接影响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因此,早市的建设和管理无疑是密切联系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重要问题。首善之区北京的早市怎么样?广大居民有什么意见和期盼?带着这些问题笔者对北京早市做了调查。

    早市拥挤不堪

    双榆树早市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一个常驻集市,坐落在科学院南路以东、与双榆树北路平行的一条小路上。这条约4米宽的路两边的人行道上摆放着100来个摊位,大部分摊主将摊位延伸到机动车通行的马路上,而运菜的机动面包车或三轮车就停在人行道、机动车道上。开市期间,摊位和乱停乱靠的车辆占道严重,拥挤不堪。

    笔者在双榆树早市的一处路口观察,周一至周五,此地平均每分钟经过的人流量为20;周末则上升到35。每天早晨6点开市,中午11点陆续收摊,但全天不间断摆设摊位,总人流量可想而知。附近居民曾女士说:“早市太拥堵了,尤其是周末,根本没办法走。”

    早市之所以拥堵,不仅因为人多,还因为车多。不但双榆树早市如此,大部分早市都是这样,原因在于早市未设置停车处。由于找不到停自行车、电动车的地方,又无人专门来管理这些车,许多车主将车推入市场,时常和路人发生摩擦碰撞,引发口角。有的早市如丰台区方庄早市规定“禁止自行车、宠物、手推车入市”,但遵守规定的顾客很少,仍把车和宠物带入市场,未见管理人员出面维持秩序。

    笔者在一些早市的入口、出口处看到“机动车禁止入内”的标识,仍阻止不了机动车长驱直入。双榆树早市里一个通往榆苑公寓的出口处,“消防通道,禁止停车”的黄色标志赫然在目,一位货车车主却熟视无睹,直接将货车和服装摊位摆在门口。

    面对繁忙的早市和杂乱的交通状况,笔者没有发现管理人员出面规范和疏导。但是,早市并不是没有管理人员在场。在双榆树早市,笔者看到,一辆城管执法车停在早市入口处,几位身着制服的城管执法人员坐在路边聊天、晒太阳。

    商品真假难辨

    笔者在调查中发现,早市里的东西真假难辨,消费者利益难以保障,交易矛盾突出。一些促销商品包括“进口打折化妆品”“银饰”“真皮皮带”等,其质量无从考证,广告喇叭却喊得震天响。笔者拿起一盒化妆品询问,摊主表示这是正品促销,但笔者发现,从外观上看化妆品的包装盒显然是仿冒的。

    笔者在走访早市时,遇见两次假币纠纷。一次在“五元一条男女内裤”的摊位上,卖者和买者指责对方使用假钱,围观群众将摊位团团围住,直到有人报警,派出所来人将双方带走才终止了纠纷。整个过程,没有市场管理人员前来维持秩序。

    管理流于形式

    早市的开市、停市由社区城管监管,日常维护则以市场管理员为主。理论上,应由两方结合齐抓共管,实际上两方监管的力度和范围,都没有达到市民的要求。

    笔者看到,这些早市每天都有城管来巡视,但不到停市时间他们不会轻易走进市场,只在早市门口转悠。5月7日,笔者在一个早市看到,城管执法车在早市门口转了个弯就开走了。居民邢大爷说,每天停市时间,城管就来轰人,对小贩态度特别恶劣。

    管理早市的还有市场管理员。在某处早市,笔者看到几位身穿制服的市场管理员在经过小贩摊位时,顺手抓走一把水果、干果边走边吃。

    杨女士在双榆树早市购物已有十几年,她说:“以前有个大棚的菜市场,不但场地固定,便于管理,也方便居民。去年菜市场突然被拆,早市成了现在的模样,零零散散,居民买菜反而不方便了。”杨女士所说的菜市场,位于如今的早市入口处,2013年年底被拆。此后,多数菜贩摆起了流动摊位,不再交市场管理费。杨女士说:“城管来了,流动的小贩们收摊就跑;城管一走,他们又冒出来,打游击一样。城管没有起到实际的功效,做的都是无用功。”

    即使早市的状况不尽如人意,但是人们仍然离不开它。张奶奶对笔者说:“附近没有规范的大型菜市场,我们也没有办法,再脏再挤,菜还是得买呀!”

    杨女士、张奶奶代表无数的城市居民道出了早市的存在价值,大大小小的早市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一些早市存在着设施不完善、监管不到位、管理体制不顺、管理职责不清、管理人员素质有待提高等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为市民提供方便、快捷、舒适的生活环境,是人民群众的期盼。

    北京 敬奕步
     

    市场无序竞争政府应有为(来信·关注政府与市场之七·聚焦政府不作为(上))

    目前我国猪肉有51万吨属产能过剩。2013年底,白条猪平均批发价是每斤9元,此后价格一路回落,今年3月末平均批发价是每斤6.55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4.38%,是2010年6月下旬以来的最低价格。到4月末,生猪价格终于渐稳。猪肉价连续下跌,让养殖企业深陷严重亏损的泥淖,自繁自养生猪平均每头亏损达300多元,为15年以来亏损之最。

    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市场体系不完善。去年猪肉市场行情一度看好,今年年初不少人一哄而起,规模养殖户及散养户一再扩大养殖规模,致使毛猪存栏量剧增;二是政府职责缺失,监管不到位,没有对生猪市场供需信息及时发布和正确引导;三是进口猪肉对国产猪肉冲击较大,对本已过剩的国内猪肉市场雪上加霜。

    由此联想到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等行业的产能过剩,无一不是因市场无序竞争造成。什么产业赚钱,大伙儿便一哄而上,盲目扩大生产,有些是与国家环保、资源政策相悖的落后产能。另一方面,又从国外大量进口无论是在质量上还是价格上都有比较优势的类似产品,加大了国内产能阶段性过剩。

    要让经济良性发展,首先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生产什么、生产多少,都要遵循经济规律,让市场说了算。对违反经济规律和市场秩序,一哄而起、盲目无序竞争的,政府要发挥好“看得见的手”的作用,加强监管,宏观调控,因势利导,在政策层面制定相应的措施。对相关产业,政府要发挥服务督导职责,避免恶性竞争造成多败俱伤。对过剩产能,政府要宏观调控,淘汰一批不符合“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要求的落后产能。唯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湖南桃江县 朱金良


    繁忙马路变成菜市场(来信·关注政府与市场之七·聚焦政府不作为(上))

    云南景洪市勐泐大道天城大卖场门口的路段,一到晚上就成了马路蔬菜批发市场,严重妨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

    据附近的居民介绍,每天晚上7点半以后,蔬菜批发商就开始陆续开着车来到路边摆摊,到晚上9点左右,路边蔬菜批发商的队伍从天城建材市场门口一直排到交通饭店门口。这些蔬菜批发摊点给过往的市民和车辆带来人为拥堵和交通安全隐患。

    勐泐大道是景洪城区的主干道之一,车流量大。原本不宽的路又多了这么多的临时摊点,再加上停在路边卸货的车辆,道路就显得更加拥挤,过往的车辆在经过这一路段时不得不放慢车速。据了解,该路段一到晚上就变成蔬菜批发市场的情况已经存在好几年了。摊贩们之所以在这里摆摊,除了习惯外,最大的原因还是附近没有一个集中的蔬菜批发市场,不得已他们才把蔬菜摆在马路边上卖。

    以路为市,影响交通,存在安全隐患。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想办法予以解决,既能让蔬菜批发商们有地方做买卖,又能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云南景洪市 杨德明
     

    焕发市场活力 政府应转身份(读者论坛·关注政府与市场之七·聚焦政府不作为(上))

    我国发展市场经济虽已20多年了,但市场的活力一直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其原因是政府直接参与市场环节过多,没有剪断市场利益“脐带”,行政权力、政府意志扭曲了市场运行规则,使市场难以真正发挥配置社会资源作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再次提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实现这一重大经济转变,发挥好市场机制作用,政府应切实转换身份。

    从参与转向“裁判”,当好“发令员”。各级政府应找准自身定位,从过去既是市场经营者又是市场管理者的双重身份中解脱出来,打消利益“眷恋”和对市场直接干预,专司制定市场运行规则和市场秩序监管,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严格监督市场参与主体,为市场经济体系健康运行创造良好环境。

    从动手转向眼看,当好监督员。各级政府从直接参与各类实体经营中解脱出来,转向紧盯各类市场主体的经营行为,严格执法,不留监管“死角”,对坑蒙拐骗、造假、贩假等违反市场法规的行为以及垄断操纵市场、地方保护主义等违背市场经营规则的行为严厉惩处,净化市场经营环境。

    从谋利转向让利,当好“慈善家”。政府着眼民生利益而不是自身利益,主动放弃与民争利行为,把伸向各类市场主体赚取经济利益的手缩回去,进一步加大国有垄断企业改革力度,消除民资进入垄断行业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同时,简政放权,进一步减少行政审批事项,规范各类行政收费行为;建立适合各类市场主体运行的财税体制,实现税负公平,为各类市场主体可持续发展和公平竞争创造宽松环境。

    政府建立和完善各种市场监督与考核机制,堵塞政府权力渗透市场运行主体的各类“地下暗道”;建立并完善预防惩治腐败体系,斩断官商、政商的利益链条,消除政府执法部门存在的索、拿、卡、要等一切徇私枉法行为,为各类市场主体展现活力扫除一切行政障碍。

    相关热词搜索:政府 不作为 市场

    上一篇:李克强总理访非经贸合作成果丰硕
    下一篇:习近平向第三届中非民间论坛致贺信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ICP信息:京ICP备10052034号-2
    Copyright © 1998 - 2013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